一件理想家具的诞生

喜讯:中国嘉德2020秋拍首日,“匠心妙契——长物集珍”专场,平仄“东非黑黄檀扇形南官帽椅”以57500元成交。
点击图片查看详情




这把椅子,既传统,又当代。
它骨子里散发出东方的气质,隽永而含蓄。
它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传统“官帽椅”。

平仄《东非黑黄檀扇形南官帽椅》尺寸:600×470×900mm


“官帽椅”,因其外形似古代朝堂中的“官帽”而得名,它的诞生,与那个时代的文化传统紧密相关,流传至今,非常经典。
如何塑造一把符合我们这个时代气息的坐具?
如果只是一味复制,任何一个时代都可以做到,但很难再有所超越。我们在向经典学习的同时,还应从当下人的审美情趣、思想观念、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出发。

传统南官帽椅图解


中式传统家具大多是“以木为本”原则去设计家具,遵循木头的纹理、色泽、质地等木性去做结构设计,黄花梨家具、紫檀家具、红酸枝家具都是如此。

一件理想家具的诞生,在遵循木头纹理、色泽、质地等木性的基础上,更应该遵循人的需求去做设计——“以人为本”,它需要上百个细节塑造而成。



搭脑 简洁流畅

椅子搭脑为方形结构,且带微曲的弧度,与人体后肩略呈包裹之势;搭脑与靠背板之间对榫位置的连接,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流畅。



其实,这个连接点很不好处理,如果按照传统官帽椅的处理形式,选择居中对榫,搭脑会硌背,不舒服;如果做菱形处理,在视觉上又会产生笨拙的感觉。

这些细节的拿捏调和,在一遍遍的反复修改中,打磨成型;人在坐上去后,会感受到椅子各部位自然延伸,使得整个身子很舒展。


"S"型靠背 舒适有度


”S”型背板曲线与人体脊柱曲线高度贴合,上截向后拱,下截向前拱,上截后拱弧度稍平缓,下截前拱弧度稍大,上下线条舒展流畅。



上截托住后背,背部可以得到有力支撑;下截前拱的高度,刚好抵在人的腰眼上,撑住了腰部;如果把靠背板分成三份,上截长度占三分之二,下截长度占三分之一。板子做成后,安装到椅子上,让人坐上去试一试舒适度,普遍都会感觉比较舒服。  


扶手与坐面 匠心改良




扶手不出头,简洁明快。扶手处飘檐的处理,别具匠心,既凸显了造型的线条美感,同时握感俱佳,人的手部在自然放松状态下的搭上去特别舒适。



座面攒框装板,在传统的面板处理方式上有了改良,将边框缩窄至了0.5厘米,家具表面视觉延展性更开阔。采用微凹型结构处理,与臀部曲线相包融,带来使用的舒适度。



椅腿 视觉优雅


椅腿四足上窄下宽,四平八稳;构件所用材料亦相应上细下粗或上粗下细,粗细之间差距在0.8厘米左右,只为视觉优雅,手感舒适。


后腿为一木连作,穿过面板,与搭脑和扶手榫接。椅腿的外圆内方设计,是一个科学而又美观的结构。内方的结构不仅可以实现对椅面的辅助支撑作用,还能增强椅腿的观感效果,让椅腿看上去更劲挺有力。


脚踏 稳固舒适



椅盘边抹和腿足以圆格角相交,底端在同一高度安横枨,既增加了脚部搭放的舒适性,同时也加强椅子结构的联结,增强了稳定感。



追古述今 致敬经典

整把椅子脱胎于传统的扇形官帽椅,座椅形制追古述今,胜在更为简约和舒适。在工艺上,完全遵从传统,采用纯榫卯结构,保证了椅子的使用寿命;在细节上,所有棱角处全部做倒圆处理,手工打磨,家居使用中,防止磕碰,更加安全。


椅子是最考验工匠水平的。虽然看上去简单,但与人体的接触也最全面、最亲密。坐着舒服与否,一试便知。无论是看着好看,坐着难受,还是反过来,都不能算一把成功的椅子。用设计师傅军民的话说:设计不仅要服务生活,还要引领生活,这是设计推动市场、提升审美、创造流行的更高层次。


▲平仄创始人兼总设计师——傅军民

篇后语:做了近三十年家具的傅军民说:做家具几十年,少了一些自信,多了一些情怀;自己从喜欢一些家具器型,到慢慢研究制作工艺和舒适性;从材质、设计、工艺、服务等各个环节,希望做到极致。当下“平仄”的每一件作品,都融入了自己的思想表达,随着年龄增长,今后还会执着地构思,制作心中理想的器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