匠人相识,不问来路归期


傅军民

1971年生于浙江东阳木雕世家。榫卯技艺传承人,北京工艺美术大师;出版著作有:明韵》《筑器寻韵》《坎坎琢檀》等;

2001年创立古典家居品牌:宣明典居

2013年创立新中式家居品牌:平仄



 

 



傅军民是个一眼就能让人联想到“雅”字的人。

他的屋子里透露出几分中式的古典氛围,窗外竹影婆娑;在盛夏时节,气力尚且充足的蝉鸣声传进屋子里,乍听起来像是书童执着等身的扫帚在清扫庭院;夏日午后的阳光照到墙壁上,倒映出纤竹的腰肢,让人辨不得那缕阳光是来自于今天的太阳,还是历史某一个凝滞瞬间的延迟释放。

平仄意境一角

而谈到他的性格,也堪称直率。在见到作为科技行业从业者的我们第一面,他就直言了自己对电子产品不很感兴趣。这显然不是对合作伙伴的一个下马威,而是他自己的内心想法。


诚然,当室内的沉静和他的风雅融合在一起的时候,似乎的确难以容得下一台工业时代冷冰冰的量产品。

等到了他和我们交心的时候,阳光已经从墙壁上游离到了他所坐的位置,自然形成的舞台光照在他的身上,使他成为那间50平米会客厅中当之无愧的主角,而我们也更得以把注意力集中于捕捉他的思想闪光上。


傅军民,他对这以各种力相互调和的稳固形态极尽痴迷。

“我始终对电脑,手机这种东西没什么好感,它们会把外界的嘈杂接入进来,破坏我设定好的韵律。” 我们瞥见他桌上的一沓纸,纸上画满了关于家具各结构件复杂的设计图。他的确是一个不善用电脑的人,好在这传承千年以来的工匠手艺,他不使用电脑也完全做得来。


建模与工程制图都是工业化生产的工具,限定了框架的形式会将人的创意埋入程式化的规则里去,他说。当人的创造性被倒挂时,灵感就结束了,古代工匠创造榫卯这种绝妙的接合结构时,是从生产中的经验出发,创新以致用,如果你脱离了实际的制造,不了解一种材质能改变哪些可触及的感受,那么你的设计就是在自说自话。


榫卯技艺 | 斗拱

谈起榫卯,他更是有很多话可以聊。他对这种以各种力相互调和的稳固形态极尽痴迷,自己也做了很多改进的尝试,玩到兴起时,他甚至将竹子切割成牙签大小,手工推磨穿孔做成榫卯,再用镊子细细穿插。每一片竹嵌不仅颜色不同,就连长短、所隔间隙也各有不同。


竹丝镶嵌

他把这种尝试的成果放进了圆形的画框里,把榫卯原本的作用剥离开来,使其实现了功能和美学的解构,这种解构纯化了榫卯的结构之美,把中国传统美学的智慧展现地淋漓尽致。

平仄| 多彩竹嵌挂画


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茶换了两壶,夏至前后的阳光也开始煞下势头。我们的第一次会面也到了结束的时候,而他传递出的智慧火花,也启发了我们对尚未面世的故宫文创联名产品的设计灵感。

 




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夏末初秋,这次除了人到场之外,还带了一个更重要的家伙——那就是全新设计的联想AIO 520X Max故宫文创联名款一体机。这次,会客厅中的主角开始易位。本该破坏这里氛围的电脑,却不知怎的与这屋子中的陈设无比搭配。


故宫的九龙壁,以全新形态幻化在这台电脑的机身背部,盖过了一台电子产品原本携带的冷冰冰的机械气息。壁上九龙,如今与电子碰撞,作出交融的混响;作为其构成的亮面箔片,在光线映照下熠熠生辉,成为影壁上五彩琉璃的投射。



这种传统的美学元素不只仅仅作为装饰而存在。机身下方的金属支架,也是师承工匠的巧制作品。它喻斗拱于复杂精密的机械结构之中,把木质的转折嵌合化为齿轮之间的咬合,而这种应用带来的就是以轻承重的视觉观感,同榫卯应用于结构中的以柔克刚相得益彰。数百年的时间间隔,在这台电脑上体现出的并非凝滞,而是穿越时空之河,抛出了承接的纽带。


“功能的变化,时代的需求,这些东西要随着时代的进步去加以改进。”在这台电脑的过程中,我们也在不断品味着他的思想,最终,这种设计哲理被具象到了这台尚未彻底定型的电脑上。



傅军民反复审视这台来自工业文明汇聚的结晶,诚然,这是联想的作品,但无疑和他对于传承传统技艺的理念不谋而合。



他一直在努力把中国传统美学以新形态和新方式传递下去,并使其仍然能够进入每个现代人家庭,而非成为一种活化石的应用方式。

喻于美学中的功用性,如何在新形态的产品中得到展示,如何让今天的中国依旧存在传统美学得以发展的土壤,这是傅军民30年工匠生涯以来的逐渐思考的一个问题,而这些疑问就恰好在AIO 520X Max故宫文创联名款上迎来破局。

点击观看

当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的一瞬间,就突破了传统美学必须拘泥于有古典象征的载体。电脑这种相对于文明来说的新生儿,竟然可以承载得起如此厚重的历史韵味,这也是我们自一开始没有想到的成就。



傅军民为这种对传统艺术的全新表达方式而激动不已。他拿出了自己平时最爱的日本威士忌,用盛茶的茶杯开始小酌。酒逢知己千杯少,微醺的酒气底下,几个四十多岁的人都找回了一种年少轻狂,那是一种相见恨晚的英雄惺惺相惜之情。


因为我们都相信,传承并非一味致敬,更在于增添元素,适应时代,为时代所用。


工匠的志趣相投,能创造出的,是更绚丽的火花。探索中国传统的当代表达方式尚山高路远,但所幸,这条路上并不孤独。


END